孤执

emmmm,帮同学发的,嗯。







2012年9月,钟琉琒第一次遇见俞彦离。

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,他正望着窗外,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他的脸上。他的侧脸很好看,睫毛很长。——钟琉琒,2012年9月1日。开学日。

自那天起,他们就是高中同学了。

俩个人第一次说话,是俞彦离先开的口。他们俩刚好被老师安排到一起坐同桌。

钟琉琒背着书包走到俞彦离身边的时候,俞彦离还在发呆,等到他意识到自己旁边多了个人时,他才转头,微笑着说:“你好。”

钟琉琒点了点头,然后把书包放在地上,取出铅笔盒和水杯,放到桌子上,然后抬头看着讲台上的老师。

嗯,是个沉默寡言的男人。——俞彦离。2012.9.1。

沉默寡言的人,普遍闷骚。而这类人的同桌,普遍外骚。

俞彦离总是会跟其他人打情骂俏,嘻嘻闹闹,所以,基本上他就成了少男之长辈,少女之盟友。

你可以自己想想看,一个皮肤白皙,骨瘦如柴,娇弱无比的男孩子,搭上一张类似林黛玉式的脸,说着:“哎呀,你可真是讨厌呢”、“唉,我真帅”之类的话,这不是骚里骚气,是什么?

而每当这时,闷骚型男人钟琉琒,就会默默看他一眼,嘴角微微上扬,却又让人看不出他在笑。这类人的内心戏可能就会在上演:“呵,男人,能帅的过我?”的戏码。

所以,当俩个人逐渐相识之后,基本上你就可以看见这样的画面:“诶,你看看,我这样是不是特帅?”

“嗯,没我帅。”

嗯?你再说一遍?信不信我闹给你看?”

“……你超帅。”

“呵,你这个口是心非的男人终于说实话了。”

“……”他能换同桌吗?

认识钟琉琒的人都知道,他不喜欢说话,性子内敛。说话很少超过十个字。但真正认识他的人,才知道,他其实是个高级的内隐型逗比。

一个人有的时候会突然自言自语,然后别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看似礼貌友善,却时而以爆金句为乐,来怼别人,还装的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。

这类人,实属腹黑。

然而当腹黑的人遇上没脸没皮的人。“知道吗,你在我眼里永远最耀眼,就如那太阳之于地球,光芒无比炽热且光辉!”

呵,哥行走江湖时?怕过谁?

好吧,他怕了那个讲骚味情话的男生了。

“亲爱的,咱们换情头吧!琒琒,咱们换QQ账号吧!”注意!是感叹词!不是问词!

“……滚。”

然而,我国著名哲学家王 境泽曾教导我们——真香定律。

于是,很多人就发现了,高冷男生,换了一个啥也不是的女生头像。

嗯,真美。同学们开始对他们俩的互动格外关注了。

2014.7.俩个人换了情头。

这一天,一些同学们组织起来去玩。

在家长陪同的情况下,他们去了一座能看猴的山游玩。

钟琉琒正坐在树荫下乘凉休息,一个女生向他走了过来,然后笑着问他:“琒哥,一个人坐啊?”

“嗯。”他抬头看了一眼,是何瑜。他轻声“嗯”了一声。

“诶,你和彦离的头像是怎么的呢?是你主动要换的,还是?”

“那不得是我换的吗!我可是掌握着他QQ号密码的呢!”俞彦离的声音出现了,他手中拿着俩瓶水,一瓶给了何瑜,一瓶扔给了钟琉琒。只不过扔给钟琉琒的那一瓶,是已经打开,并且好像是喝过的。

“哦!我懂了!嘿嘿嘿!你们俩可真有爱!”何瑜露出了一个姨母笑,然后转身离开。

钟琉琒想着她刚才的表情和话,抬头看着俞彦离,愣了愣神。

“怎么?”俞彦离向他挑眉一笑。

“没。”

旅行结束后,有一个晚上,钟琉琒在和一个人聊天时,问他:“如果,我喜欢男生呢?”

那个人回答:“我支持,但你知道,在这个社会,容易引起非议,所以……”

嗯,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吧。——钟琉琒.2014.7.31.

2014.8.1情头没了。

2014.9.1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钟琉琒删了俞彦离。

只要大猪蹄子今天主动来加我,我就原谅他——俞彦离2014.9.2

今天,他来找我,我就加他。——俞彦离2014.9.3

怎么还没来?——俞彦离2014.9.4

啊啊啊!放弃了!——俞彦离2014.9.5

真的,不再理他了!——俞彦离2014.9.6

自此,俩人再不说话。

钟琉琒和俞彦离的座位都被调开了。

何瑜出现的次数倒是变多了。

在俩个人座位被调开之后,何瑜被换到钟琉琒旁边。

一开始,俩人不怎么熟络,但是何瑜的性子,从某些方面上,跟俞彦离有点相近,都是热情开朗,话多的那类型。

就像俞彦离和钟琉琒的相处方式一样,何瑜和他也是这样,但他们俩却不像俞彦离和钟琉琒一样,没有多的暧昧与传闻。

俩个人聊的更多的,是有关于俞彦离的事。

“我跟你说,小的时候有一次,我们俩去那个小公园玩的时候,俞彦离总是跑来跑去,然后俩个人跟个傻子似的在那里玩捉迷藏,结果我和他后来还把自己弄丢过。”何瑜在那里笑着说起她和俞彦离的往事。

她和俞彦离从小认识,关系也很好,所以俩人之间的蠢事也是一坨一坨的。

“呵,那可是够蠢的。那个小公园我记得也不是很大吧。”每当这时,钟琉琒就会安静地听着,时不时嘲讽俩句。一开始何瑜还挺惊奇,后来就对此感到习惯了。事实上,还挺可爱的。

“对呢,我也这么觉得!我那时候丢了之后,还想着去买一张地图呢!”

“然后呢?买了吗?”

“没有,公园后来不是没了吗?”

“哦,那倒是。”

嗯,他可真是够傻的呢,呵呵。——钟琉琒2015.1.1

后来,开始为了高考进行冲刺。

2015.6.15。高考结束。

2015.6.20。查成绩,填志愿。

2015.9.1,俩个人去了不同的大学,相隔两地。

钟琉琒一个人去了北京。俞彦离去了上海。

何瑜和钟琉琒一样,也在北京。但何瑜和俞彦离却还一直联系着。

这天晚上,何瑜正在看手机,发现俞彦离给她发消息。

“怎么办,我好想他啊。”

“谁?”何瑜不解。

“钟琉琒啊。”

“……为什么?”

“谁知道?但我就是想他。”

“你……喜欢他?”何瑜的心有些微颤。

“应该吧……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看不见他,心就疼。”

“……这就是,gay?”

何瑜以前只听过这个词,也曾在网络上看到过,但她没想到,她的身边会真的出现这个。

“瑜儿,能不能告诉我他的情况?哪怕一点点也好。”

“……”何瑜默然了。

那天晚上,他们聊了很多,但全都是关于钟琉琒的事情。

直到何瑜真的累了,她才说:“我是真的困,明天说吧。”

“啊……这样啊。”俞彦离有点失落。

“不然,明天我帮你问他,问他为什么突然对你冷漠。怎么样?”

“嗯……好吧。那你快睡。”

“行,拜拜。”

挂了电话后,何瑜整个人瘫在床上。

她没有睡觉,而是去找了钟琉琒。

她知道,平常钟琉琒为了工作很少睡觉,所以她直接打了电话。

“喂,哪位?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?没有的话我就……”钟琉琒的声音有点沙哑,带着疲惫。

“我,何瑜,有事找你。”她干脆利落地说。

这是她第一次打给他,她终于找到了正大光明的可以打给他的理由。

“哦,什么事?”

“俞彦离叫我来找你。”

钟琉琒的呼吸一滞,随后说,现在太晚了,你先睡,明天我们早上见面再聊。我给你带早餐吧,地点嘛……

何瑜突然说:“学校有个小公园,去哪里怎么样?”

“好,就在那。拜拜。”

钟琉琒很快挂了电话。他需要时间缓和一下自己。

第二天。

何瑜一大早就坐在了公园的靠湖边的长椅上。

她记得,第一次见到钟琉琒的时候,他正坐在那个小公园的湖边画画,那时她捉迷藏把自己弄丢了,然后在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情况下,她东走西走。然后她来到了湖边,看见了正在湖边坐着发呆的钟琉琒。

只是看到他转身时的一眼,她就记住了他。

然后一直记住他。

高中时,再见到他,她开始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但是后来,她的欣喜代替了一切。

嗯,没错,她暗恋他。

我终于又看见那个男孩子了!他跟我同班诶。——何瑜。2012.9.1

她只是没想到,他喜欢的是俞彦离。

她忽然想起了那次在小公园,她等他离开了,也准备离开时,转身看见了俞彦离。

那时她怎么做的来着?

哦,跑上去,一把抓着他,往外走。

她相信,他没看见钟琉琒,钟琉琒也没看见他。

呵,是女人的直觉吗?

可明明,最初见到他的人,是我,最初开始喜欢他的人,也是我。

钟琉琒来了。

何瑜回头看他,笑着说:“怎么,琒哥,今天要不要从实招来啊?”

钟琉琒笑了。他说了他们俩的往事。自言自语的模样。自述着他自己的心境

最后他对何瑜说:“我在意他,但我怕,害怕别人对我们指指点点,害怕别人向我们投来不一样的目光。”

你知道《一拜天地》吗?少爷和土匪第三拜之后,再也没抬起头来。

那个晚上,何瑜把钟琉琒的话告诉了俞彦离。然后她对他说,若你想,便就不顾一切的来。我永远挺你。

……即使你要的是我喜欢的人,我也愿你们幸福。——何瑜。2016.5。

后来,俞彦离没有来。

后来,钟琉琒没有去。

后来,何瑜没有表白。

再后来……各自安好。